您好!欢迎来到秋名山教育网

高考,考研,公务员考试,小升初,中考,自考,成考,注会,司法考试,四六级,校园,托福,雅思,英语,出国留学,MBA,商学院,中小学,秋名山教育网

秋名山教育网

都一致认为她很适合做老师,我传播的就是自己的教育生活

发布时间:2020-09-15 22:11:21 编辑:小狐 来源:sohu

当代教育家2020年第6期封面故事(2/3)

都一致认为她很适合做老师,我传播的就是自己的教育生活(图1)

在松山湖一小这所种出来的学校中,除了蓬勃向上的学生,还有温柔坚定的老师,他们是这所儿童喜爱的学校的守护者也是开垦者。

两年中,他们在这里经历着成长,目睹着变化,实现着梦想,也迎接着。他们是如何汇聚在这里?他们在这里发生着怎样的故事?今天的两位主人公罗方和李莎为我们讲述。

都一致认为她很适合做老师,我传播的就是自己的教育生活(图2)

罗方:梦想有什么重要的?

罗方自认一向不具有冒险精神,但从不缺乏的人生并没有因此而放纵她。

2016年暑假结束前,当时还在东莞一所私立小学任教的罗方收到了来自学校的:新学期任教一年级。当天晚上,罗方人生第一次陷入失眠。

她从2014年毕业从教,前两年带的一直是三、四年级的学生,虽然都是小学生,但相比之下,中高年级的孩子已经有基本稳定的认知能力和行为规范。可一年级,他们能听懂我说什么吗?我又能听懂他们说什么吗?我又能教好他们吗?罗方担忧着。

9月开学,罗方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教室,很快陷入了崩溃。

任教低年级几年,类似“罗老师,麻烦您提醒她多喝水”“麻烦您让她按时吃药”这样的话,罗方听了不知道多少。

那天在教室里,好奇心旺盛的小朋友纷纷发问:罗老师我们什么时候吃饭,罗老师你看我的眼睛好不好看…随着小朋友越来越多的问题,罗方的心情越来越慌张。

“当时就觉得,太难了,加上我本身教学经验不是很丰富,我感觉自己遇到的是一个巨大的…但如果是现在就会好很多,会更加从容一些。”

都一致认为她很适合做老师,我传播的就是自己的教育生活(图3)

现在的罗方是松山湖第一小学一年级小马儿教室的语文老师。

从第一次教一年级到现在,她已经带了四年低年级学生,对他们的认知也有了截然不同的感觉,“现在就会觉得低年级的孩子确实更加天真,也更加能够带给你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

不久前的生命教育课程中,罗方带学生观看某个节目中对诗歌《赋得古原草送别》的演唱,演唱结束后,主持人让大家画一画小草,其中一幅画,上面的小草是一个个倒立的“人”字。罗方向小朋友提问:“大家猜一猜,老师为什么要和大家这首诗呢?”小朋友争相举手,有人说“小草像我们一样,它们的生命力非常顽强”有人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我们像小草一样遇到了困难,但最终还是会顽强战胜。”

还有的小朋友说,“因为我们和小草一样相伴而生,每一棵小草都不是孤立生长的,就像我们会有家庭,有父母,有朋友”…

罗方惊喜不已,这正是她想要向学生们传达的,却在讨论的过程中被孩子们一一“揭破”

“他们在课程中所发生的变化和成长,你看在眼里,会感到由衷的开心。”

从慌张失措到由衷开心,引导罗方转变的,有孩子们身上最原始、纯真的美好,还有松湖一小这所提倡“生态教育”的学校所展现出的强烈的人文关怀。

建校之初,松湖一小就致力于打造一间间充满温度的生态教室,构建生态平衡环境,期望在这所刚刚落成的学校里满足每一个儿童的成长发展,让每一个生命成为最好的自己。

学校引进全课程理念,除了跨学科融合、项目主题课程等内容的学习外,还包括在教学中为学生创造情境,让学生以角色自居。

“当学生把自己当作故事中的角色,他们会真正去感受故事,感受故事主人公所经历的情感,获得属于自己的成长。”

2018年9月,一年级开学第一天,罗方先给学生讲起了绘本故事《大卫上学去》大卫上学第一天,磨磨蹭蹭到学校,先是迟到,之后在课堂玩耍,午饭时还和同学打架,老师被他气到了,同学们也批评他…

故事讲完后,罗方问学生,“大卫为什么被批评?”

“因为他迟到了”“因为他上课玩耍。”…孩子们七嘴八舌地回答。

“那老师最后为什么奖励他小星星呢?”罗方又问。

“因为他帮老师打扫了教室!”

一问一答中,孩子们体会、思考着大卫的行为和情感。

课程最后,罗方又带着学生,根据绘本中大卫的做法,讨论自己在班级中值得提倡做的事情。学生们一言一语地说着,罗方将他们说的内容一一列在纸上,最后大家一起盖上手印,班级公约在孩子们手上悄悄诞生。因为孩子们才是这个班级的主人。

罗方告诉孩子们:“你们已经是小学生了,可要说话算话了,以后要开始遵守自己的规则。”

一年级的小朋友,在故事中学习着规则,也在故事中一点点成长。

我们时常强调“以儿童为中心”但受限于种种因素,这句话时常沦为一句空洞的口号,而在松湖一小,在其引进的全课程理念之下,老师们有机会为学生创造情境,让孩子在一个完整的故事中去学习,让孩子真正有机会成为故事的中心,教学的中心。

小学教学中,拼音教学一直是一大难点,声母、韵母、声调,以及各种字母排列组合而成的音节混淆着孩子们大脑,也消磨着他们的兴趣。

在接触了全课程主题课程之后,罗方试着将生动的绘本故事融入拼音教学。

她首先在对比挑选后为孩子们选择了绘本《胖圆游历记》作为一个基础故事,之后将课本上拼音教学的内容与故事中主人公胖圆的一次次经历对应起来:

胖圆长得圆圆的,就像一个“o”她和小花妹妹一起去旅行,路途当中,她先来到了一个城堡,开始学习滑冰,她滑冰的时候出现一个坡地,随着坡度的改变,胖圆发出“啊啊啊啊(āáǎà)”的声调,她在上坡就是“á”第二声,下坡再上坡会有一个音调的起伏,就是第三声ǎ…她们滑着滑着来到了商店,在商店里面会有一个市场,市场里有乌龟和鱼(iuü)…

情景与教学的融合让课程变得生动起来,跟随着胖圆的脚步,孩子们不知不觉中完成了原本枯燥的拼音学习。

都一致认为她很适合做老师,我传播的就是自己的教育生活(图4)

两年前选择松山湖一小,罗方首先看重的是学校所传达的“尊重无处不在”的理念,这里的尊重,既是对学生,也是对老师。

她之前所在的是一所私立小学,因为性质不同,以前会更看重学生的成绩、约束、行为准则等方面。

“我还是希望自己在专业上有更大的发展。”罗方说。

进入松山湖一小,生态化的教育理念和年轻化的教学团队给了她更大的成长空间,也推动她一步步做出尝试。

因为之前曾经在班主任大赛中获得优异成绩,来到松湖一小,在学校领导的鼓励下,除了日常教学,罗方同时担负起学生成长指导中心的工作,负责学校的班级、家校沟通、学生活动。像第一次走进一年级教室一样,她再次遇到了自己教育生涯的一大—活动策划。

一开始,她策划的所有活动基本都大同小异。开学典礼,她习惯性按照之前印象中的模式设计:升旗仪式,领导讲话,学生发言…单一的环节乏味无聊,也在无意中将学生变成了旁观者,只是单纯配合着老师制定的每一个环节。

“活动的意义在哪里。”有人追问。罗方难以回答。

试着把自己当作活动的主体,站在孩子的角度,想想你们在活动中想要看到什么,又要如何参与?”校长蔡敏胜耐心提醒她,全课程理念下,为学生创设情境,让孩子以角色自居进行学习的方式也启发着她。

“角色自居”“把自己当作活动的主体”不仅可以融合在课程中,也可以体现在学校每一次的活动中。

2019年2月,松山湖第一小学开学典礼。不同于以往的枯燥流程,罗方将典礼和学校的春天课程结合起来,学生们参与到活动中来,在舞台上相继表演着与春天有关的歌舞,古诗,每个孩子脸上都满是期待地等待着下一个节目的出现。

表演结束后,老师们拿出提前准备好的花草种子,按照每个班级名字的寓意送给孩子们。罗方班拿到的是百合球根,她带的是“小毛虫”班,和百合一样,虽然还是小种球,但终会成长为美丽的蝴蝶、开出绚烂的花朵。活动后,孩子们将花种种在自己班级的阳台,之后的每一天,看着它们开花、长叶,孩子们和花朵一样也在成长。播种了希望,也开启了春天。

她对自己的认知一直是内向沉稳,如果要更加准确,可以再填上认真、真诚。平和的性格让她在学生面前天然具有亲和力。从教六年,无论是家人还是同事,都一致认为她很适合做老师。

但罗方说,“我其实没有什么伟大的教育梦想,顺应自己的发展就成为了老师。”

但或许正如她所说,命运会自己做出选择,从以前到现在,她走入教师行列,又在几年的时间完成了全课程理念的学习、活动策划的摸索、沟通的尝试。她目睹着学生的变化,也感受着自己的成长。并且,“还是挺幸福的”她的生命生活和教育缠绕得愈加紧密。

采访的最后,在问及对未来的规划时,罗方坦言为了专业提升一直都在“逼着”自己多看书、多学习。同时说起因为岗位的工作,有时会缩减在课堂上花费的时间,她感到有些遗憾:老师的幸福感还是来自课堂,我非常希望自己成为一名优秀的老师。

所以,梦想有什么重要的,行动已经给了她真切又可爱的人生。

都一致认为她很适合做老师,我传播的就是自己的教育生活(图5)

李莎:编织我们的教育故事

经验丰富的“新老师”

踏上讲台时,李莎已经有了四年“教龄”

研究生毕业后,她先后在两家大型教育媒体任职,采写足迹遍及全国。用她自己的话说,“北上广的名校待过,山沟里的学校也跑过。采访过大学校长,也旁听过小学课堂”站在三十而立的门槛上,李莎举家南下,成为一名松湖一小的新老师。

2018年3月,李莎和8位同事前往北京赫德双语学校,也是一所全课程实验校,跟着常丽华、杨玉翠等名师学习了半个月。只听了一节晨诵课,李莎就受到了深深的震撼。

这天适逢一位学生的9岁生日。晨诵的内容是与当时的节气“谷雨”有关的古诗词,孩子们沉浸在美丽的诗词中,也感受到了生命因季节而萌发的律动。“春生万物,雨生百谷,小L同学就出生在这个季节…”

晨诵结束前,包班老师赵雪松把过生日的孩子请到台前,播放了一段妈妈录制的祝福音频,接着是老师自己剪辑的,里面记录了学生一年来的进步,以及成长的关键节点。最后全班同学为他读了一首生日诗。整个仪式时间不长,没有鲜花蛋糕生日礼物,但所有的孩子都投入其中,见证同伴的成长时刻。平淡而、简单而隆重的生日课程,只是全课程的一角而已。

“我去过这么多学校,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课程!”李莎隐约看到了理想教育的模样。

都一致认为她很适合做老师,我传播的就是自己的教育生活(图6)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不论是班级,还是课堂教学,都要从头学起,初登讲台的李莎,被一年级小朋友闹了个手忙脚乱。

“阿尧把厕所弄得一团糟!老师你快去看看呀!”一天放学后,忽然有同学找李莎告状。“又是阿尧!”李莎心里一颤,赶紧跑去洗手间。

阿尧从小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一上小学,不论是与父母的生活,还是与老师同学的日常相处,都让他很没有安全感。与同学们的冲突不断,甚至一言不合就挥起拳头,这个性格有些冲动的娃娃让李莎很是头痛。

这次跑去洗手间,阿尧果然“不负众望”在水池、地上、身上涂满了红蓝墨水,玩得正起劲。“我心里的火一下子就上来了。”李莎说,“但我想起了正面管教的培训内容,错误是学习的好机会。我对自己说,不能着急,要给孩子做一个情绪的榜样。”她深吸一口气:“阿尧,你在玩什么呀?”

看到老师出现,阿尧有点慌:“我…我在配红蓝色的墨汁。”李莎笑着说:“原来是在搞小发明呀,你成功了吗?”阿尧赶忙点点头。李莎接着说:“既然成功了,咱们就要把场地收拾好哦。你看,保洁爷爷刚刚把厕所擦干净,他看到满地的墨水,一定会很难过吧?”师生二人找来抹布,开始清理红蓝色的洗手间。

保洁师傅路过时,被打扫厕所的李莎和阿尧惊呆了。阿尧赶忙跑上前去:“爷爷对不起,我不该把这里搞得这么脏…”师傅笑着拍拍阿尧的肩膀:“没关系,有的人弄脏了从来都不打扫,你是我见过最懂事的孩子。谢谢你和你的老师!”

阿尧不好意思地笑了,把厕所里的墨水清理得净净。

在阿尧帮助同学时,李莎总是及时送上鼓励,同时试着用正面管教的思路,引导阿尧合理应对情绪。改变在悄然发生,“他的世界慢慢打开了。”李莎说。

在阿尧生日这天的课堂上,搭班的张晓洁老师为他写下这样一首诗:

你的拳头

不经思考地冲出去时

你表现的是愤怒

可是我知道

你的正义、温暖与创造,同时也被你藏在拳头里了。

亲爱的阿尧

把你的双手打开

尽情展现你的美好

在这充满希望的春天

当你张开手拥抱春天的时候

春天也在紧紧拥抱着你。

亲爱的阿尧

将握紧的拳头张开

帮助朋友的正义

懂得感恩的温暖

惊奇神秘的创造

它们都将会被展现出来。

新学期李莎被调去其他班,再见到阿尧是等校车的时候,他坐在小伙伴中间,安安静静地读着一本书。看着阿尧专注平和的神态,李莎觉得无比幸福。

这只是松湖一小“生日课程”的缩影。经过老师们两年的尝试,生日课程已经不再是简单的生日祝福,它融入每个项目学习中去。学过二十四节气,老师会在孩子生日时物候、农时、古代的风俗。学习“大海,我来啦”项目时,老师会在生日诗里把学生比作扬帆远航的小船,或是“拯救鲸鱼的小海螺”生日课程以成长为永恒主题,贯穿在教室生活始终。

都一致认为她很适合做老师,我传播的就是自己的教育生活(图7)

传播每一朵花的芬芳

2020年3月2日,新冠疫情的阴影尚未消散,焦虑与恐慌困扰着居家学习的孩子们。广东省“空中课堂”已经开课,各校向学生邮寄课本,松湖一小的学生们收到了一份特别的礼物—一架纸飞机,上面是蔡敏胜校长签名的“一封家书”

信中没有严格的作息规定、细致的学习安排,只是告诉孩子们“校园里的桑葚成熟了,正等着你们呢…我把这封信折成飞机的形状‘飞鸽’传书!希望你们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快乐成长,自由飞翔!”许多家长和学生激动不已,纷纷为蔡校长和松湖一小回信。

3月26日,与第二批教材同时送到学生手中,还有一片叶子—松湖一小“百果园”里的桑树叶。蔡校长在信中写道:“这是一份来自春天的礼物,等到正式开学的时候,你可以把桑叶做成叶脉书签,带着它一起返校。”

“我对于教育传播并不陌生,只不过这一次,我讲述的是自己和同事们的教育生活。”李莎对于教育传媒热情不减,蔡校长邀请她担任学校的传媒中心负责人。

班里的学生爱上了写作,她比家长还开心;疫情期间,孩子们以图文声援抗疫,她全程记录;老师们“家访”有了好故事,她赶紧写下来…松湖一小每个成长的点滴瞬间,李莎都满怀热情地编写成故事,温暖着每一个心系教育的人。

虽然是“传媒中心”的负责人,李莎却推动学校的媒体“去中心化”发展—每个老师、每间教室都能发出自己的声音。她给老师们写作经验,鼓励每间教室建立,为老师们的动人故事寻找传播的出口。这些体量各异、风格不同的故事相互激荡,松湖一小的自媒体矩阵就缓缓浮出了水面。

在这座大花园里,每一朵花都能吐露自己的芬芳。而李莎则像是辛勤的蜜蜂,为花儿们授粉,让每朵花开得更艳丽。“在松湖一小,每个人都是彼此的夏洛。”李莎说“我们用真诚、尊重,用蓬勃的心灵和滚烫的眼泪共同编织着有温度的生命故事。”

注意事项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老师

老师,尊称传授文化、技术的人,泛指在某方面值得学习的人。老师一词最初指年老资深的学者,后来把教学生的人也称为“老师”。《师说》中:“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

说点什么